Letosdestiny

人生是一辆马车,行驶在通向死亡的林荫道上

【EB】Disappear

【序】
故事从某次任务结束后的庆功会上开始。
Brandt起身接了个电话,而Ethan也跟了过来。 酒吧里灯光与音乐交织着,在他们身上投下暧昧不清的光影。
"Brandt,"Ethan急切地拉住他的手。"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什么?你喝醉了,Ethan。"

"我没有。"

"不,听着,Ethan一一"

"我没有。"特工先生又强调了一遍,他眼晴发亮地看着Brandt。"我是认真的。"

"我……"
被点到名字的人只觉得自己窘迫极了。于是他结结巴巴地编了个借口,然后便抽出身匆匆逃离了现场。

Ethan的脸上闪过失落的神情,不过很快又变回一贯的笑容,他转身回到吧台
"怎么样怎么样?"Benji一脸期待地凑上来,
"成功了吗?"
"还没有,不过快了。"Ethan自信地喝完了瓶中的啤酒。



Brandt迷迷糊糊地坐上车,向司机说了声"回家"便一仰头倒在车后座上。他想起一分钟前那段略显尴尬的对话,不禁皱了皱眉头。

他不是个迟钝的人,对Ethan的态度也多少有所察觉。而且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也对这位传奇特工抱有好感,但他从没想过Ethan会捅破这层窗户纸。有好感是一回事,真正在一起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他揉揉太阳穴,思考着他们几乎完全不同的性格一一假如他答应Ethan的话一一会不会使两人的关系在某天破裂。


Brandt辗转反侧了半个晚上,脑海里不断浮现出Ethan的身影。那个乐观的,从不制定详细计划却运气奇佳的特工先生。
他想起每次Ethan受伤后还跟自己开玩笑的样子,在酒会上穿着定制西装与女伴调情的样子,难得的度假时光中他个小孩笑着向自己身上泼水的样子一一一一

该死的,Brandt想。这家伙几乎占据了他的大部分记忆。
也许我早就爱上他了。
他叹口气,认命般地拿起手机,却藏不住嘴角的一抹弧度。



Ethan接到Brandt的电话时,他正在办公室里来来回回地踱步,焦虑得不像是几个小时前把握十足的那个人,连Jane都看不下去了。

"谢天谢地Brandt来了电话,"女特工望了一眼Ethan的手机屏幕。"不然你非得把地板踩出洞不可。"

Ethan只是咧嘴一笑,接通了电话。
"嗨。"


"Ethan?我一一"


而特工却无从得知Brandt到底要说什么了,因为电话那头传来的巨大爆炸声吞没了一切,包括Brandt的声音。



【序】完

2017洛杉机MTV

就像是看到了他们在另一个平行宇宙的样子
真是太好了。

假如…那么


Logan在9岁时因为能力显现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他和哥哥Victor逃离家乡,来到了一个加拿大边境的小镇上。

那里的人们热情而淳朴,很快就接受了两个流浪的年轻人。Victor开了一家五金店,每天敲敲打打修理零件。Logan的小女儿Laura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用小小的爪子在各种零件上来划去,一边向叔叔问东问西。




Scott和Jean在学校里相遇。那时候的Scott因为模样古怪的眼镜而不受欢迎,有一头美丽红发的女孩是第一个向他伸出手的人,共同的变种人身份使得他们迅速熟悉起来,两人在大学毕业后就搬到了一起。

在Scott退休后,他的孙子孙女们有时会喊爷爷"Cyclops"。每当孩子们这么做被妈妈训斥时,他们都会一个接一个地跑向Scott,咯咯笑着要他的眼镜玩。




Eric的父母都是犹太人。幸运的是,一户好心人家秘密收留了他们,直到二战结束。
Eric在17岁时发现了自己控制金属的能力,他在32岁结婚,不久就拥有了一对双胞胎姐弟,和父亲一样拥有超能力。稍大一点的女孩取名为Wanda,而那个喜欢到处跑的男孩叫Peter。

他在87岁生日那天去世,一生都没有想过这世界上还有其他变种人的存在。




Charles和Raven在城堡一样的宅院里长大,他们很好地隐藏起自己的变种人身份。直到女探员Moria来向Charles寻求帮助。

兄妹俩都认为那是自己人生中最幸运的一天,Raven结识了一个叫Hank的年轻科学家,而Charles和Moria领养了一个小婴儿,他们决定叫他David。
他们从未听说过Eric这个名字。



假如…也许…


Raven听到Hank死亡的消息时,她刚刚结束一场战斗一一即使是魔型女也会有衰老的一天,她的动作逐渐失去往日的灵活,不小心被敌人打中胳膊。

她坐在小旅馆的床上清理着伤口,电视机里播放着今天的新闻。她一惊,棉签掉到床边。抬头看向屏幕时,摄像机拍到的是已有些陌生的蓝色身影和一地血迹。

那鲜红的影子与自己的伤口重叠在一起,眼前模糊浮现出记忆中他羞涩的笑容。

那天,一贯冷酷的魔型女也忍不住想,如果在哨兵一战中她留下来,他会不会还活着。





凤凰女被杀死后,万磁王解散了兄弟会。John又开始了漫无目的游荡的生活。他试着找到了x学院的所在地。走进大门的时候,Bobby与他擦肩而过,只是偏过头来说了句抱歉,就搂着Kitty的肩膀有说有笑地出门了。

他甚至没认出我来。
John自嘲地摸了摸脸,过长的胡子和头发纠缠在一起,他已经很久没有照镜子了。
这样挺好,Bobby大概早就把我忘了。

但他的心里却有个小小的声音说,如果Bobby在他跟随万磁王离开时叫住自己一一
他大概会回头吧。





Charles正在给学生们上课。他听到了孩子们脑海里各种各样的声音,年轻而充满活力。他微笑着,视线掠过每一双渴望知识的眼睛。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Charles…

他不由自主地一怔,手中的那本《永恒之王》差点掉落在地。他急匆匆地宣布下课,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后。
那声音的主人虚弱而疲惫,像是临终前的忏悔。
Charles,我很抱歉,从打伤你那一次开始,还有哨兵…我不应该就那么离开的。你知道,变种人至上的理论…
我真的很抱歉,对不起

我的老友,他的泪水开始滑落。
我也想过是否应该挽留你。也许在古巴海滩,我们本可以达成和解。

但他没有这么说。他只是轻轻地回答着
没关系,Eric,我原谅你。

然后那个声音说,那么再见了,老友。

他闭上眼晴,泪水终于滑落。

再见了。





没有另一颗金属子弹消除他的记忆,Logan常常会在夜晚想起很多往事。

人影伴随雪茄袅袅升起的烟雾缠绕在眼前,一支烟烧尽,想得最多的竟还是他
Scott。
那个戴着墨镜的,严肃时总是习惯性抿起嘴角的小队长。

他记起许多次争执,从外套的颜色到某次任务中的意外受伤,似乎两人总是针锋相对。

他也回忆起那个夜晚,那是他们失去Jean后的第三个月。迷迷糊糊的吻,猛然分开时男孩失落的表情。第二天,Scott便去了湖边。而Logan只捡回一副漂浮在空中的红色眼镜。

我本可以拉住他的。Logan想着。

他甚至没见过Scott眼睛的颜色。



有时候,他们会想,如果不是年轻气盛,如果当初自己和对方都能各退一步,他们的故事会不会不一样。

带孩子这件小事

• 多cp,其实cp不是很明显
• 就想看他们的日常
• 还有很多cp没写进去,但不代表我不吃啊~
• 十分必要的ooc预警
• 和没文笔

最后弱弱问一句,还有人记得我吗?



1.QO
师徒俩刚刚完成了一个任务,还带回了一个意外的小婴儿。
回圣殿的路上,小婴儿一直盯着Qui-Gon的胡子和头发看,然后吐出了一个模糊不清的字
"Pa一pa"

Obi-Wan一下子笑出声。但接着婴儿听到声音,和Qui-Gon一起转过头来看着他。
小男孩胖鼓鼓的脸上,一双眼晴立刻亮起来了
"Ma一ma!"

"不不不,是Obi-Wan!"路过的人们纷纷投来理解的目光,年轻的学徒只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

"Mama!"

"Obi-Wan"

"Mama!"

"Obi-Wan"

"Mama!!"


"Master…[QAQ]"


Qui-Gon忍着笑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
"怎么了?"


"……………没事。"




2.苏美
不,不是这样的。
Solo无奈地想。
lllya,Gaby和他本可以享受一下午的阳光和休闲,而不是在这里和一个比枕头宽不了多少的婴儿大眼瞪小眼。

早知道任务是这个,就不和Waverly打那个愚蠢的赌了。

给小婴儿的奶粉不多了,Gaby作为惟一的女孩接受了出门采购的任务。于是屋子里的气氛更加诡异,lllya一言不发地盯着纸尿布上的使用说明,而Solo绞尽脑汁也没搞懂"适宜"的温水应该是多少度。

当Gaby推开门的时候,lllya已经把所剩不多的奶粉撒了一桌子,而Solo从屋子的一边飞奔到另一端去关烧水炉。小婴儿躺在桌上望着忙乱的两个人,咯咯地笑着。

"够了!你们两个都给我岀去!"

于是两人被锁在屋外度过了一个悲惨的下午。




3.福华
"听着,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内我需要绝对的安静来思考,所以请不要发出声音。如果你渴了或者是饿了,牛奶瓶就距你有0.47米。同时你也可以选择等待John回家。根据他出门时穿的风衣可以断定他是去购物了,John的步行速度约是1.3米每秒一一在手提重12kg的购物袋时。可以推算出他还有1小时50分钟左右到家。如果你能够提醒他也保持安静就更好了。"

Sherlock认真地看着摇篮里的小女孩,而后者思考了几秒,选择了抗议。


一个天才侦探正抱着自己哇哇大哭的女儿,费劲地想用骷髅头安抚她。

这就是John Waston先生回家时看到的场面。




4.PN
FBI难得闲暇,一整天都没有重要案件。一位女探员出外勤时将自己的小女儿Jenny放在了总部,Neal用各种小把戏将女孩逗得咯咯直笑。

"Peter叔叔~"
一大一小出现在了探员先生的办公室。Peter对女孩温和地笑了笑,转过头来看到Neal一脸灿烂的笑容一一直觉告诉他这个家伙又有什么自己八成不会同意的主意了一一于是他迅速收起了笑意。

"嘿Peter一一"
"不行。在你开口之前,Neal。不能带Jenny去咖啡店博物馆游乐场以及一切人多的地方除非她妈妈回来。"
"一一我们能不能去公园。"


"……Peter,看看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一位年轻女士呢?"Peter惊恐地发现自己不知道说错了什么,竟然使刚才还开开心心的小姑娘晴转多云,还有了下雨的迹象。而天知道他最不擅长应付这个了。
"我们不理这个坏叔叔了,好不好?"Neal蹲下来柔声安慰着Jenny,同时向Peter投来谴责的眼神,简直让后者觉得自己是童话故事里的大坏蛋。
【我做错了什么我也很无奈啊】




5.RF
"说真的,Harold。你和John就像一对领养孩子的夫夫。"

"有道理。"Reese半是认真半是打趣地回应着,同时故意忽略了Finch投来的不满目光。
"严肃点,Mr.Reese。"

"我很认真的。"Reese拉起小婴儿的手指向Finch,又指回自己。"Mother and Father。"
"别忘了还有sisters。"Root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Mr.Reese,我认为我们有必要给Lisa竖立正确的性别观念,而[mother]通常指女性。"

"也可以是一对夫夫里一一"Root第三次插话,说到一半就被Shaw捂住了嘴。

Reese注意到了老板脸上浮现的一点红晕,这使他勾起了嘴角。

"你说得对,Finch。来杯绿茶吗?"



【事后Root多次表示想有个孩子,都被Shaw以"伙食费不够"的理由而拒绝了。】





[彩蛋]
哈蛋
在Eggsy和Harry同居后,JB就和Harry越来越亲昵。于是常常感到被冷落的Eggsy开始给JB灌疏关于Dad和Mom的概念。

"这是mom,"
Eggsy指着门外正在下车的Harry小声说。
JB:[冷漠]

"你可以叫我Dad。"Eggsy把JB向别处张望的头扳回来。
JB:[冷漠]

"聊什么呢?"Harry走进家门,上一秒还对主人不理不睬的JB立刻冲上去咬着Harry的裤脚。

"喂喂喂!JB你不能差别对待啊!"
【记Eggsy第N+1次失败的教育。】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