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sdestiny

繁花落尽君辞去

安利b站几个老邓的视频

av14549265
《战争与和平》里老邓唱歌,还是俄语。声音真好听_(:з」∠)_

av14395941
《丧钟》的片段,up主还在更新
撩妹也是一把好手hhhh

av14038293
这个应该很多人看过啦,平时在片场大家都很可爱的

av13629220
09年的一支广告,19岁的嫩邓真是很有活力很可爱了~( ̄▽ ̄~)~

av14254263
av14281151
老邓绝对的诺兰迷弟啊hhh不过谁不是呢

av11948448
圆桌四骑士的访谈

【Wondersteve】事隔经年

看正联前随便写写
听说派派可能在2里回归
短。



1.
自从Steve驾驶着飞机驶上云端后,wonderwoman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很久。当她再次出现时,昔日的天真灿烂几乎从她眼中褪尽,取而代之的是坚毅的面容和一抹淡淡的哀愁。

2.
在与新的伙伴并肩作战的那些日子里,Diana常会在深夜里惊醒,仿佛梦中人仍在她身边。

他教给了Diana太多东西,而其中的某些她用了很多年才能明白。
他说,在街上不能随便挥剑。
他还说,人类并不完全是善良的。

Steve留给她的感觉甜蜜而朦胧,人们把这称作爱意。而他忘记了留下足够的时间。
他们牵手,共舞,接吻。两个相识不久的灵魂是如此急切地想贴近彼此,将最炽热的一面展现给对方,以至于他们都忘记了莽撞的代价是失去的伤痛。

3.
Steve不仅仅是她的爱人,Diana想一一如果短短数天也足以抵过一生的话。他还是导师,父亲和兄长。

天堂岛没有男人涉足,而他却误打误撞地闯入了Diana的生命。他带着自己走过大街小巷,体验过两情相悦时的悸动与欣喜。他真真切切地爱着这个女孩,像父亲保护女儿一般替她挡下世界阴暗的一面,却不得不将这一面用更温柔的方式展现出来。

Diana记得Steve领她去的那家蛋糕店,当她深埋在奶油蛋糕中不可自拔时,Steve无奈又好笑地将她拽出来,然后用手帕擦掉她嘴边的一点碎屑。
布料蹭过皮肤的感觉像他的目光一样柔软,她再也没有遇到过拥有这种眼神的人。


4.
那天她在路上救下了一个即将与迎面而来的卡车相撞的孩子。惊魂未定的母亲不住地向她道谢,而那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却笑盈盈地举起手中的冰淇淋
"这个给你。"

她接过那只甜筒,望着被唤作"Steve"的小男孩与妈妈走远。奶油的香甜与凉意在舌尖绽开,沉寂在心底多年的回忆突然泛起涟漪,思念一圈圈荡漾开来。

可她知道,那不是他。

5.
偶尔有人好心或好奇问起Diana的感情生活时,
wonderwoman只是摇头不语,而她的脸上总会浮起一抹怀念的微笑。

事隔经年,
我应如何回忆你
以微笑
或是以沉默。


6.
神会衰老吗?
答案是肯定的,只是距那一天的到来还很漫长

Steve Trevor把她带进了人类社会,却留她独自一人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于是她耐心地等待他再次出现,那将会是很多很多年之后的事了。

她知道Steve会牵着她的手,带着自己回到名为天堂岛的故乡。

那里的海水湛蓝而清澈,一如他的双眼。

最近几张老邓prprpr
简直是小天使

好了,我又要闭关了🌝

好了,我终于对空军组下手了【笑

下面是法瑞鹅先生带来的【我家Collins什么都好】,请欣赏_(:з」∠)_

感受一下鹅先生的男友力

“He's on me!”

“I'm on him.”

真是,让人觉得,隔着面罩玻璃罩几十米远和另一层玻璃罩另一层面罩传来的心安啊。_(:з」∠)_

【EB】Disappear

第五章
"Ethan,我在想……你很久之前问的那个问题,我还没有回答过。"

Ethan的心几乎要跳出胸膛,数月来的种种情绪堆积在心头,使他的呼吸都变得艰难。但他还是安静地握着电话,等待那头的回复。

而Brandt却变得结结巴巴,熟悉的语气让Ethan想起了这一切发生前的时光。那个有点害羞,总是计划着一大堆planA-Z的小参谋浮现在他眼前。也许答案已经不是最重要的,至少Brandt回来了。

"我想你已经知道答案了。"

Brandt仿佛是下定了决心,语速飞快地回答了Ethan,声音里还带着某些期盼。而后者完完全全地哽住了,他过了很长时间才艰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

"等着我。"
最终他干涩地讲出了这么一句话,然后疯一般冲下楼去,完全忽略了Brandt在电话那头又说了些什么。




【作者想要说的:尽管与电影不符,但这篇文章里他们都很年轻,Ethan只有三十多岁,Brandt也许更小些。】





十分钟后,当Ethan站在Brandt的公寓前却发现无人应门时,才想起来他似乎应该听听Brandt到底说的是什么。

他的手机又响起来了,
"我在你家门口。"
"我在你家门口。"

几秒钟的沉默后,电话两边同时爆发出一阵大笑,Ethan不得不用手背擦去笑出的眼泪。他完全能想象出这副画面,两个人站在对方空无一人的公寓前打电话,而忽略了几分钟前他们可能擦车而过的事实。

最终还是Brandt先止住笑声一一也许整件事并没有多可笑,是他们有点歇斯底里了。"我去找你吧。"





不到半个小时,Brandt的床就承受了两个人的重量。
如果说Ethan不久前还有许多疑问的话,那现在已经没工夫去管它们了。他试着吻了吻Brandt的嘴唇,接着后者也变得主动起来。稍长的头发蹭过脸颊时有一点痒,Brandt闭上眼睛,于是另一个人便能数清他的睫毛数目。

"我爱你。"
"我也是。"

他们在这个晚上相拥而眠,以及随之到来的无数个夜晚。







"嘿,"IMF办公室里,一个特工神秘兮兮地示意大家注意Brandt的屋子。"你说头儿什么时候才能勾搭上参谋长?"
"已经勾搭上了。"
当众人纷纷打赌时间时,一个沉重的声音插了进来,是Benji。

"…不,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真是活见鬼了才会听部长的话,在Brandt的公寓里安录音器。"


【THE END】

终于写完了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作者是个拖延症晚期患者,不过还是终于在国庆节把人生中第一篇。。。算是长文吧。。。搞出来了😂
文笔不好也请多包容。
在这里要特别 @捡肥皂要选择不伤受的 姑娘,没有她的催更,我可能真的会写到一半就弃掉了😂

不知道下一篇写什么呢?这个也许会有番外一一嗯就看有人想看BE还是HE了(啥

总之感谢所有看完的小伙伴们,国庆节快乐!

@捡肥皂要选择不伤受的 姑娘反应说Disappear第三章不见了,看了一下确实是这样。找了半天不知道lof屏蔽的原因,还是发截图吧😂

【EB】Disappear

第四章

Ethan走进别墅,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于是他向后院的泳池走去。

Brandt在游泳,如果他可以称为Brandt的话。
男人听到身后的声音立刻警惕地回头。见到来客,他的表情放松许多,向Ethan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Ethan笑起来,目光停留在Brandt的身上。他用胳膊支起身子上岸,随手拿过身旁的一条毛巾搭在肩上。

Brandt瘦了不少。当水珠顺着他的肌肉线条滚落时,Ethan这样想。小腹上有几道长长的伤疤。不知是不是爆炸留下的印记,也许是原来任务中的旧伤。Ethan这才意识到,自己从没见过参谋西装下的样子。曾经的Brandt绝不肯只穿着一条泳裤站在他面前,前者窘迫脸红的样子一定会成为IMF的经典故事——当然,只在讲述者被来自参谋办公室的意外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来之前。

特工先生因为自己的想象而有一瞬间失神。反倒是Brandt先开口了

“你要找我?”

“什么?哦…对,今天下午还有一次治疗,我可以送你过去。”

Brandt没什么表情,耸耸肩表示同意
“谢谢。”

“没事。”Ethan露出一个微笑,试图让自己的表情保持正常。他没法阻止心里失落的情绪蔓延到每个角落。

他们的相处模式不应该是这样的,即使在意见不合的日子里,参谋长冷冰冰的口气也比现在毫无起伏的语调温暖得多。医务人员定期给Brandt检查并配合特定的心理治疗,比起刚被带回IMF那会儿,Ethan被告知他已经恢复了部分记忆。

两人形成了一种奇特的默契。每天下午Ethan都会出现在医院门口,而Brandt似乎默认了被他送回家的事实。

他们不常讲话,事实是Ethan不确定对一个记忆正在恢复的人应该说些什么,Brandt看样子也不打算告诉他。
事情发生转机是在一个周四下午。Brandt开门时不小心绊了一下,右手习惯性地扶住车门。就在他伸手的时候,Ethan看到他的手腕上有一道正在流血的伤口。

"你受伤了?"

Brandt显然愣了一下,他抖抖袖子否认道
"没事。"

Ethan不好再说什么,Brandt没有解释的意思。他只好从后备箱里翻出医药箱递给Brandt
"还是包一下吧,免得感染。"

Brandt沉默地接过去,一路上便没再说话。快到家时,他突然说话了。
"我记起你了,Ethan Hunt。"

Ethan转头看他,他又自顾自说下去
"抱歉打伤你,那挺疼的。"

何止是疼。Ethan扯扯嘴角,并没说出口。

"没关系。"

车停在门口,Brandt打开车门准备出去,又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来
"明天见。"

Ethan愣愣地坐在位子上,觉得自己的心跳暂停了一下,因为Brandt刚才的那个笑容。

记忆中的人与眼前的身影重叠起来,他望着那个身影走上台阶打开大门。但这远远不够,Ethan想要的不止是“部分记忆”,而是更多的,包括其他的一切,那些争吵,理解与担心,那些任务完成后的庆祝,那个最后没有讲完的电话,他迫切地想知道故事的结局。但是———

够了,他告诫自己,一步步来,你不能奢求太多。

实际上,Ethan的耐心并没有得到进一步考验。半个月后的某个晚上,当他打算爬上床睡觉时,手机响了。

Ethan习惯性地瞟了一眼屏幕准备去接,刚伸出去的手却因为熟悉的号码而颤抖起来。巨大的爆炸声不断在耳边响起,他迟疑了好一会儿才犹豫地按下通话键。

"嗨。"

"Ethan。"

"Brandt。"

爹冷 [就,一小段]

冷锋一拳打过来,他感觉到嘴里多了点咸味。愤怒的小个子用尽全力,他也没解释什么,只是一招招还回去,脸上还带着一贯轻蔑的笑。而这显然激怒了对方,动作更加迅速了,出手越来越狠,直到那枚子弹刺进自己的皮肤。

他感到眩晕,但意识还足够清醒。冷峰被人抬上卡车,没有人关心他的死活。队员们大概都死了,说到底,他才算最幸运的那个。

Big Daddy没想过,他这辈子还会再碰见冷峰。

那是一年又三个月后的事了。在非洲他拦下了几个过路人,承诺给他们好处,在身上的血流干前终于躺在了某家医院里。
出院后他又重新召集队伍。和胆小鬼不同,Big Daddy丝毫不懂得珍惜生命的重要性。该打打,该杀杀,只是再没遇过比那个中国人更带劲的对手。他并不恨冷锋,反倒觉得有趣。
冷峰给他一种奇妙的感觉,怎么说呢……性张力——他最后总结出这么一个词,不过冷峰肯定不会喜欢。

他猜得没错。三年又七个月后,当Big Daddy第一次向冷峰提起这个词时,后者给他的脸结结实实地来了一下。

正当Big Daddy惋惜没有对手时,命运给他创造了机会。

他受雇佣者的命令去印度端掉一窝强占后者走私资源的黑帮,却在回来的路上捡到了一个半死不活的中国人。

冷?他下意识地在心里叫了一句,但并没出声。而冷峰费力地睁开眼睛,朝他笑了笑,那凄惨的笑容让人想到绝望。
他们没费多大劲就把冷峰抬上了车,没人提出疑问。干这行的,少说一句是一句。

冷峰的伤口包扎好了,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Big Daddy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抽着烟,也不说话。他倒是不急,反正钱拿到了,自己有的是时间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良久,冷峰开口了,用的是蹩脚的英语

‘’Why didn't tell me?‘’

‘’What?When?‘’

刚问完他就后悔了,他们俩一共就没说过几次话。

‘’You didn't kill her.‘’

哦,果然是因为那个小妞。叫什么来着?

‘’龙小云。‘’

大概就是她。
是,他甚至还试图说服他们放了那个女人,惹上中国政府可不是什么好事——即使他自己后来就这样做了。
可那又怎样呢?他在心里反问。

Big Daddy费了一上午,终于从冷峰断断续续的话里拼凑出个故事。

原来龙小云还活着,印度的某个恐怖分子团伙想借此做个交易。可惜交易失败了,冷峰受命去营救时正碰上双方交火,一片混乱中龙小云中了一枪,冷峰自己也受了伤,最终还是没能救回她。

‘’I quit.‘’ 他说,把字音咬得很重。

Big Daddy叹了口气,感情问题和安慰别人都不是他的长项。于是他只能把手搭在冷峰肩膀上,同时做好了被甩下来的准备。
出乎意料的,冷峰没什么反应,也许已经不在乎了。

冷峰斜眼看着他,说
‘’I thought I hate you.Very much.‘’

‘’Well,a lot of girls said that.‘’他耸耸肩。不过她们在床上就不一样了。他想着,没把这话说出口。

后来冷峰笑了起来,BigDaddy大概能理解。两个不久前还想把对方塞进地狱的人正坐在一起聊天。真他妈诡异。他出去了一会儿,又拿着两瓶啤酒回来了。

‘’So,what to do next?‘’

‘’I don't know.‘’

冷峰又住了几天,两人形成了一种奇怪的默契,他知道这个中国人看不惯自己的职业习惯,但无论承认与否,他们之间确实有相似之处,即使是雇佣兵也不总是滥杀无辜。也许龙小云告诉他了什么,Big Daddy觉得冷峰不那么讨厌他了,这是件好事。而且他自己对小个子产生了某种微妙的想法,这他妈不一定是好事。




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续
作者从没想过有生之年会萌上这对😂
顺便美国排片真的很少,看的人也不多

【EB点梗】甜饼与伪装

来自@捡肥皂要选择不伤受的/冰痕 
改了一部分ww不过还是甜的!
看题目大概能猜出来是什么
文笔不好,可能不够甜,还是请多包涵吧【鞠躬




1.
Brandt觉得自己需要减肥了。





2.
自从不出外勤后,文书工作就把他牢牢地栓在了办公室里。使得他对Ethan无数次的晚餐邀请,小姑娘们夹在报告中红着脸递来的情书都无暇顾及一一关于后一条,Brandt想也许是时候公开他和Ethan的关系了,当然,只是含蓄地表达一下意思。对于某些疯狂的迷妹来说(干特工这行的本来就不是正常人),他不敢保证她们会有什么反应,也许一一他可不想哪天Ethan在回家路上中了埋伏。




3.
总之,William Brandt下了决心,
"我应该多锻炼锻炼了。"参谋大人忧郁地对自己的肚子说。

"亲爱的,我觉得你现在就很可爱。"Ethan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靠在门框上了,脸上是带点玩味的笑容。

"就是有点胖。"他又补充道。





4.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出去!"Brandt的语气尖锐,希望借此掩饰他耳朵泛红的事实。这可不是值得纪念的时刻。他(再一次地)为Ethan悄无声息的走路方式和一贯恶作剧得逞时浮现的笑而恼火。况且,Ethan看起来像是有什么话要说。

这使他想起今天早上走进大厅时,Benji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他,于是后者不得不回头确认了几次一一衣服没有污渍,身后更没跟着什么外星生物。

我才出差了三天而已,变化很大吗?

莫名其妙。

然后他被自己办公室门口一个更加莫名其妙的空饼干盒绊了一跤。




5.
"其实,你可以选择呆在这儿,"Brandt很快恢复了平常那种不紧不慢的语气,

"顺便把报告写完。"

Ethan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再见亲爱的。"
Ethan·报告干嘛能吃吗·再写就要命了·Hunt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Brandt笑着摇摇头,心里却还想着刚才的事。




6.
事情其实要从昨天前说起。




7.
"嗨,Brandt,你今天不是在出差吗?"清晨,一位职员在参谋走过他的办公桌时惊讶地问。

"噢,那个…我提前回来了,有点事。"Brandt一反常态地有些局促不安,他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又折了回来。"Ethan今天在吗?"

"你不是跟他住在一起吗?"那个职员看起来更惊讶了。"他今天有任务。"

"哦对对对,我想起来了…早安。"Brandt拿着一个小纸箱快速溜进了办公室。




8.
这天中午,Benji打算给Brandt送一摞材料,于是他大大咧咧地没有敲门就闯了进去
"Brand…"他愣住了。




9.
他看到了一个把脚放在桌子上,抱着纸箱正在吃小甜饼的Brandt。


这太他妈OOC了。




10.
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的后勤特工甩上门尖叫着跑了出去。Brandt拦都拦不住那种。

然后他在空荡荡的大厅里撞上了回来取文件的Ethan。

传奇特工捂着被撞疼的肋骨,望着Benji远去的身影。
莫名其妙。



11.
他听见Benji嚷着什么"Brandt",便决定去看一眼。
Ethan轻手轻脚,小心翼翼,悄悄地,"呯"地一下推开了门。
然后他收获了一只手忙脚乱,正想方设法藏起饼干盒的Brandt。
哦,怪不得某人最近胖了不少。




12.
让我们再把时间拉回现在,下班后的Ethan正望着家里进进出出的工人发愣。

"亲爱的,你买了个健身房吗?"

"才没有。"Brandt抱着胳膊丢去一个白眼。"最多半个。"




13.
"其实你不用锻炼的,"Ethan搂过Brandt。"现在这样就很可爱。"他们正窝在沙发上享受一部午夜电影。

"嗯哼。"Brandt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句,
"不过你真的要用可爱两个字来形容吗?"他清醒了一点,顺便打掉Ethan在自己腰上摸来摸去的手。"我要从明天开始跑步了。"他闷闷不乐地宣布。

"hon,只要你以后不再背着我偷偷吃甜饼就好了。"Ethan笑着接了一句。



14.
Brandt却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什么小甜饼?"

"就是昨天的啊,难道你忘了吗?"

"可是昨天我在香港啊?……等等,你讲清楚。"





15.
十分钟后,Brandt拿起手机。
"您好,请转接复仇者联盟大厦。"


躺在大厦里吃甜饼的Clint突然背后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