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sdestiny

繁花落尽君辞去

嗯,那个对催更的小伙伴说声抱歉

第三章已经快写完了,但是现在文档不在手边,可能又要迟两天发了[你!

所以开放一个点梗作为补偿hhhh
大家有什么想看的梗可以写在评论里辣
我一定会全写出来的[不过不保证质量和速度😂

最后再一次抱歉
我会努力码字的
---------来自一个拖延症患者

哈哈哈哈哈作者有毒系列哈哈哈哈
【好了不要笑了


改图见P3P4
抱走请注明出处

ww表情包前一弹请戳
http://letosdestiny.lofter.com/post/1ece5e41_100f40d0
或戳头像

混更

一张图片就可脑补出传奇特工表白遭拒的悲惨故事

改图见P2
抱走随意

重温谍4谍5

【假装忘记自己的坑【悄悄地

【RF/微肖根】短篇 一发完

"不不不,Harold。你穿得太保守了"Root用审视的眼光看着一身西装的老板。她伸手解开Finch外套上的纽扣,又把他的头发理成凌乱的样子,这让Finch和Reese都皱起眉头。

前者开口道:"Ms.Groves,我不确定这样做的必要性。"他偏着头试图阻止Root扯开自己的领带并向身上喷洒香水的行为。但Root移开了他的手。
"放松,Harold。"她微笑着,"我们得把你打扮得更吸引人一些,好引起注意啊。"

Shaw察觉到Reese不满地轻哼了一下,而她完全明白这是为什么。他们的新号码是个同性恋者,并且刚刚恢复单身。作为接近号码的方式,Finch和Reese要混进同性恋俱乐部一一一不,他们压根就没有考虑Fusco。而Reese刚才的行为只有一种解释,他吃醋了。

前女特工并不打算挑明这一点,她只是抱着胳膊站在那里,目光与Root有短暂的接触,两人交换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Root也感觉到Reese的眼神正紧紧地盯着自己,她回头,看见后者急忙移开了视线。Root不禁轻笑出声,Finch不解地看着她。"没事,Harold。"



"我有些怀疑这样做的必要性,毕竟Mr.Reesse的魅力已经能够吸引大部分人了。而且为什么会有人对一个将近60岁的…中老年人感兴趣?"

"哦,这可不一定。"Root退一步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你真是太可爱了,Harold。对吧,John?"
她向Reese眨眨眼晴,然后一把将还在嘀嘀咕咕的Finch推出门。









"我还是深觉不愿处于此地。"Finch坐在吧台边上,一边盯着狂欢的人群,一边小心翼翼地尝了尝他的威士忌。

"你表现得很好,Harold。"Shaw在不远处懒洋洋地换了个姿势,把手搭在Root的椅背上。

"Finch,我还没看到我们的号码。"Reese在酒吧的另一边观察着,不时还得微笑着拒绝热情洋溢的邀请和充满挑逗的动作。

而耳机里传来Finch的声音比平常更多了一丝颤抖。

"我想…那可能是因为他正在朝我走过来…"



"这杯算我的,"转眼间,一个身材高挑的金发男人就来到Finch面前。
"我是Arthur。"他慢慢靠近Finch,这让后者不自觉地向后移了移。
"有兴趣出去逛逛吗?"



"抱歉,他今晚有约了。"Reese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搂住Finch的肩膀。

"你在干什么,Mr.Reese?"Finch压低声音

"这是你男朋友?"Arthur的神情一瞬间有些慌张,接着露出了遗憾的微笑。"那我先走了,很高兴认识你。"


"不用说,他肯定吃醋了。"Shaw翻了个白眼。
这意味着她们得花上几倍的时间追踪这个叫Arthur的人。


"我不喜欢他看你的眼神,Harold。"特工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真是多谢关心,Mr.Reese。不过--"

"你们要是在调情的时候稍微注意一下号码就好了。"Shaw的声音插进来。"看门口。"

他们的视线顺着人群看到门口,发现Arthur正拖着一个年轻人走出酒吧。正在狂欢的人群一点也没有发觉他们,Shaw和Root已经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又是图书馆的一个清晨。Reese端着两杯煎绿茶悠悠地走来。
"早啊,Finch。"


电话"叮铃铃"响起,是Fusco打来的。

"早上好,Detective Fusco。"
"嗨,眼镜儿。今天早上警局门口多了一个连环凶杀案的嫌疑犯,有人说是两个女人送来的。高个子金头发,膝盖那儿还中了两枪。"


Finch抬头望了望他的员工。

"我就知道他是坏人。"后者耸耸肩,若无其事地咬了一口甜甜圈。

久违的POI聊天记录更新【二】


宅总:我的防火墙最坚固了

李四日常调戏老板




我可能要挖个大坑【逃

时隔多年的聊天记录更新😂

只是短短的日常
存在于对话中的肖根


以及还有人记得我吗【弱弱地

【EB】Disappear

第二章

Ethan只感觉全身都隐隐作痛,消毒水的味道充斥着鼻子。他费力地睁开眼晴,发现Benji正在盯着他。

"你终于醒了!"

Benji一副喜出望外的表情,接着自顾自地说起来
"断了三根肋骨,胸腔大面积出血,喏,还有一颗子弹从肺部穿过去了一一老兄,你能活过来真是个奇迹。"

而Ethan挣扎着想坐起来
"Brandt!"

"不不不你还是躺下吧一一啥?"Benji不可思议地瞪着眼睛

"我看见Brandt了。"

"等等…那个……"Jane在这时推门进了病房,Luther紧跟其后。

"Ethan,你感觉怎么样?"

"我很好…Brandt,那是他。在西伯利亚…"
Ethan顿了一下,仿佛回忆中那片闪耀着阳光的白色雪地刺痛了他的双眼。"他还活着。"

房间里的三个人对视了一眼。眼神里传递的信息让Ethan看出他们大概在自己醒来前商量过了。这让他有些恼火。

"我看得很清楚。"他抢在其他人开口前说。"那真的是Brandt……Jane,你也看见了"他带点恳求的语气转向女特工,而后者爱莫能助地摇摇头。

"Ethan…我不确定那是不是,也许是其他人,也许那人戴了面具。而且,即使Brandt还活着,"她看着Ethan身上的绷带皱皱眉头。

"他也已经不记得你了。"



Ethan求助似地望着其他两个人。Luther移开了视线,Benji的表情有些动摇,他开了口。


"也许你是对的,Ethan。"
他咬着手里的笔,思索着。

"假设那是Brandt,我们如果能找到他,带他回来,对了,就这样一一没准儿他会想起你了,Ethan。谁知道呢?"他耸耸肩。

Luther突然插话进来。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得找到他,弄清楚他的背景。这是解决任务的关键。"

现在他们都看着Jane,女孩摇摇手中的一个小盒子。"我把子弹留下来了,也许能发现点什么。"







"你是对的,Jane。"

他们回到基地,Luther正把手中的子弹和屏幕上显示的资料进行对比。"这种K-47型子弹适用于远程射击,但型号特殊,在三年前已经停止大规模生产了。现在只有莫斯科的两处军火供应处还在销售。"

"为什么?"Ethan在床上支起身子。

"这儿,"Jane拉过一块电子屏。"子弹的生产商叫[斯诺卡利军火公司],在三年前宣告破产,整个公司在短短几天内彻底倒闭,奇怪…资料库里能查到的信息不多。"



Benji总觉得这个名字听起来很熟悉。

"我知道了!"他兴奋起来。"还记得辛迪加吗?我后来发现他们有一家被用于购买大量股票的公司一一就叫斯诺卡利!一定是这个!!"他兴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喏,就是这个。"



Ethan探过头去,果然如Benji所说的,这家在辛迪加投资下运营的公司已经倒闭,而公司网站上他们所需的资料一应齐全,从职员名单到各地分公司的详细信息。小组成员们为这个发现而欣喜。但Ethan隐隐觉得,这一切太过顺利了。












"诱饵放出去了吗?"

"是的。"黑发男人递出手中的枪。"我用了你给的子弹。"



"很好。"黑暗中的人语气听不出起伏。"我己经派人完善了网站,那里有他们需要的一切。一旦他们顺着线索找到公司一一"

他突然转向黑发男人。

"一一你明白该做什么吧,Walker?"





"当然。"

【翻译】加勒比海盗5中少量船铁部分及(伪)同框

• 所有片段均来自官方小说,请大家自行体会





[幼时的亨利来到"飞翔的荷兰人号"]

|| His son needed to be abandon his foolish quest before he wound up dead ——or worse."It's not possible.It's just a tale."

"Like the tale of you and Captain Jack Sparrow?He'll help me find the Trident."Henry's voice was defiant.

Will raised his eyebrows at the name.While he had an inexplicable fondness for the pirate captain,the last thing he wanted was for his son to get tangled up with a man who had a knack for getting into never-ending trouble. ||

|| 他的儿子必须在死亡或面临更糟的情况之前放弃这个愚蠢的念头。"三叉戟是不可能被找到的,那只是个传说。"

"就像你和杰克·斯派罗船长的传说?他会帮助我找到三叉戟的。"亨利大胆地反问。

威尔因为这个名字而皱眉。他对这位海盗船长有着难以表达的喜爱之情,但他绝对不想让儿子和这个总摆脱不掉麻烦的人有任何瓜葛。||







[亨利在监狱里找到杰克]

|| "My name is Henry Turner.Son of Will Turner and Elizabeth Swann."

"Each!"Jack recoiled.The lad's attitude suddenly made more sense."So you are the evil spawn of those two?He's a cursed fool.She's golden-haired,stubborn,with pouty lips,and a neck like a giraffe...What does she say about me?" ||

|| "我叫亨利·特纳,威尔·特纳和伊丽莎白·斯旺的儿子。"

"唷!"杰克倒退了一步。他突然明白年轻人的态度是怎么回事了。"所以你就是那两个人的邪恶后代?他是个被诅咒的傻瓜。她有一头金发,顽固,总喜欢撅嘴,脖子活像长颈鹿…她说我什么了?" ||







[结尾部分的团聚]

|| Will looked his son, and the living world spread out for miles beyond him."That's a tale I'd like to hear."He said.

From the back of the Pearl,Jack watched t reunion through his spyglass."Truly a revolting sight,"he groaned. ||

|| 威尔看着他的儿子,而在他身后,一个充满活力与生机的世界正缓缓延伸至天际。"这正是我想听的故事。"

在"黑珍珠号"的甲板上,杰克通过望远镜看到了团聚的这一幕。"真叫人恶心,"他抱怨着。||









[注:英文原版是手动码字,以及Leto不是英文专业,如有任何拼写或翻译错误,欢迎小伙伴们评论指出(鞠躬)

【EB】又一堆麻烦的文件

Brandt的偏头痛越来越厉害了
他坐在办公桌前审阅着上次任务的报告,太阳穴又开始隐隐作痛。
该死的,他暗暗咒骂了一句。自从他调进IMF后,这玩意儿就没好过。
疼痛感很快蔓延到整个头部。眼前变得模糊不清。他用手按在头上试图缓解疼痛,可这根本没用。
然后他喝了一口冷掉的咖啡,真是个错误的选择。现在连大半天没吃过东西的胃也痉挛起来,而面对着一大摞文书和截止期限,他连下楼买片止痛药的时间都没有。

该死的文件。


接着Ethan推开门进来了,带着一贯灿烂的笑容
"嗨darling一一"

然后他望着参谋苍白的脸色顿住了。
"Brandt…你没事吧?"

"…有。"Brandt叹着气。他觉得自己下一秒大概就要倒在这堆资料里了。
"怎么了,又一份战损报告?"

"不是。"
特工走到Brandt的身旁,帮他按压着太阳穴。冰凉的手指贴在皮肤上,他感觉没那么糟了。
"那是什么?"

"先别管那个了,你得睡一觉。"Ethan的视线扫过Brandt眼里的血丝。
"不行,"Brandt无奈地摇摇头。"局长要我把这些档案和任务报告分配到个人资料库里,重新评估,然后在今天下午三点前交给他。"

"哦,真是过分。我来帮你吧,肯定很快就能搞定。"

"不行,Ethan。除非你告诉我上次任务预算的确切数字,结果你又毁了多少把枪一一战损报告也得算在档案里。"

Brandt注意到Ethan有点心虚地把手里的文件袋向身后藏了藏。
"那到底是什么?"大不了再多一份战损报告


"呃…实际上是两份。"

Ethan顶住Brandt杀人般的眼神,抛出一个微笑。在后者反抗前把他半推半拽地弄上沙发。
"睡一会儿吧。"

"我恨你,Ethan Hunt。"Brandt任由自己陷在柔软的编织物里抱怨。
"半小时以后叫我。"

"我也爱你。"Ethan笑起来,兴致勃勃地开始翻看只有首席参谋才有权限审阅的文件。


认真工作的特工和沙发上熟睡的参谋,阳光从百叶窗的缝隙洒下来,落在他们身上。



END




• 试图写个温馨向然后失败了的故事
• 还卡文了……
• 三次元好忙啊……还要准备面试…
【来自Leto的碎碎念